学会提问 -- 如何学会批判性思考

本文为 《学会提问–批判性思考指南》的读书笔记

为什么我们需要批判性思考? (Ch 1)

每一种传递给我们的信息,都有其自身的目的,也就是希望我们相信它说的内容,并进一步影响我们的行为。面对各种各样的信息,通常有两种不同的策略:海绵式和淘金式。

淘金式的策略分为三步:

第一:明确论证的结构和内容 (Ch 2 ~ Ch 6)

首先要找到论题和结论,也就是作者想要讨论什么问题,关于这个问题作者的看法是怎样的。论题一般可以分为描述性问题和说明性问题,即世界是怎么样的,以及世界应该是什么样的。

通常,可以在文章的关键部位找到论题,例如标题、开头和结尾等。同时也综合考虑文章整体和作者的背景等信息。

结论必须要有理由支撑。因此,接下来的步骤就是找到论证中的理由。理由有着很多不同的类型,在后面的章节会进行进一步的分析。在这里,我们只需要通过关键字(“因为”,“所以”,“因此”等)来寻找理由。同时也要不断思考,为什么我要支持这个结论,来更好的发现理由。

找到结论和理由只是一个开始。进一步的,我们面临两个问题,即“哪些词句有歧义?”和“作者使用了哪些假设?”

一个词语越抽象,就越可包涵多种的含义。也许站在相反的立场,可以用完全不同的方法对一个词语进行定义。通常,我们只需要考虑关键的词语,也就是影响我们是否接受结论的词语。需要避免的是一开始便与作者“心灵相通“。正确的做法是综合考虑上下文,以及各个意思可能的影响来确定。可以通过同义词、事例和下定义来帮助寻找词句的含义。

所有的论证中,都存在一些作者认同的思想,但是没有清晰的陈述,我们称之为假设。这些隐藏可能是作者无意中制造的,也可能是有进行的欺骗。

与前面类似,假设也可以分为两种类型:价值观假设(世界应该是什么样的)和描述性假设(世界是什么样的)。

人的价值观是一个复杂的体系。同一价值观对不同人,或者同一人的不同情景,重要性是不同的。而在支持一个价值观的时候,其它的重要性就下降了。在对一个事情进行判断的时候,往往是多个价值观共同在作用。所以,不要在找到浅层的价值观假设的时候就停下来。

寻找假设的另一个方法是思考原因与结论之间的差距。即使作者的原因都是对的,有时也不能直接推出结论,还需要其他信息的补充。或者也可以反过来问,从这些原因还能推出什么结论?为什么作者选择了这一个?站在反对者的角度来看问题能更好的把它看清楚。

##第二:对论证进行分析 (Ch7 ~ Ch12)

在完成了第一部分的工作以后,我们对一个论证已经有了清晰且完整的认识。而接下来,就需要分析,这个论证到底有多少的可信度。

首先要检验的就是论证的推理逻辑。常见的错误有:

当然这是一个不完全的列表,我们也不需要将它一个个背下来。但是对各种逻辑上的错误越熟悉,就能越容易的看出他们来。但是更重要的是,牢记结论和理由,并且思考理由是否能推倒出结论来。要分外注意那些引起人强烈感情的词语。

当你发现一个推理需要补充很多假设才能成立的时候,也许你已经发现了一个错误的推理。

接下来要检验的是证据的可信性。即便是成立的逻辑,如果基于虚假或者错误的证据也不能得到有效的结论。

常见的证据有以下几种:

此外,还要分析干扰性原因,也就是看似合理,与作者解释不同,但是能说明结果的解释。当你已经确定证据是真是的时候,就要看看证据是不是有其他解释。大多数表述者只提供自己喜欢的解释,本质上只是一种假说。可能正确也可能错误。总的来说,寻找干扰性原因是一个创造性过程。

当我们看到X和Y相关时,实际上可能有四种情形:X引起Y,Y引起X,第三个因素Z引起X和Y以及X和Y互为因果。因此,我们往往不能直接确认理由与结论之间的因果关系。

还有一个需要小心的地方是统计数字的处理。

即便是真实的统计数字,也能在各方面产生误导。因此,首先要考虑数据是如何获得的。因为调查的时候可能存在各样的问题。此外如果是二手的数据,也要考虑在传播中的失真。

平均数是常见的欺骗统计量。平均数有算术平均,中位数,众数等不同的计算方法,每一种都有自身的优点和局限性。更合理的是去考虑数据集的完整分布,如最大最小值方差统计量来综合考虑。

即使正确的统计,也可能是与结论不相关的。要考虑哪些数据有助于作者的结论?然后与作者提供的相比较。也可以问从作者的数据中我们能得到什么?

数据还可以借助遗漏信息撒谎。要提醒自己,我们还需要哪些进一步的信息?百分比和数值哪一个更能反应问题?与xx数据相比会怎么样呢?

最后,寻找那些被遗漏的信息,即决定你是否被作者影响,但是又没有明确说出来的信息。由于各种限制的因素,完美的推理是不存在的。

下面列举的了常见的遗漏信息

尽管存在无法弥补的信息缺失,还是要尽力得出结论

第三:得出结论 (Ch 13)

问题往往是复杂 的,几乎没有一个重要问题可以简单的用是或者否回答。我们需要放弃简单的非此即彼的想法。大多数理由可以构成很多个结论。我们需要接受有限的结论。也就是问,在什么样的情况下,结论是正确的。

除了回答是否,还可以回答也许。我们必须承认承认证据的缺失。在这种情况下,合理的结论是:如果 XX 成立, 结论为是,如果 OO 成立,结论为否。

永远不要放弃寻找对结论的其他解释。也许论题是”我们应该做X吗?“,我们可以进一步思考“我们应该对Y做什么?”。

最重要的,认识到结论的多样性,体会选择范围扩大带来的美好。

*****
Written by Functor on 17 December 2016
Tags: [ 思考  批判性思考  读书笔记  提问 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