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科学的改变

我们总是渴望改变,想要让生活变得更好,可是却不曾踏出一步,或者走走便无奈地回到原地。我们在新年许下无数的心愿,却连一个月都坚持不了。

一方面,改变总是在不断发生;另一方面,主动的改变却又总是困难重重。

《Switch: How to change things when change is hard》 指出:

改变应该是一个系统工程

长期而深刻的改变,绝非是下定一个决心,然后向前就足够的事情。它需要仔细的规划,认真的执行。

我们的两个大脑

我们思维大体上有两个组成部分。在 《思考,快与慢》中被称为系统一和系统二。在《象与骑象人》中则被称为大象和骑象人。

系统一:快速、直觉、自动

系统二:缓慢、分析、逻辑

从骑象人开始

与直觉相反,我们需要首先去寻找那些不用改变的东西,那些已经与我们期望相一致的东西,去寻找 Bright Sports. 也就是那些变化与不变的链接点。 这样,在进行改变的时候,就可以复制她们,并进行推广,达到改变的效果。

比如,想要改变拖延症,可以先想想在那些情况下自己是不拖延的。能不能把在这些事上的经验,感受也推广到那些经常会拖延的事情上。既然这个因素已经起作用了,那它就很可能继续发挥作用。这样会比盲目从别处吸收经验要好。

其次,要找到关键的行动。

Resistance is often a lack of clarity

有时候看起来是我们在抗拒改变,实际上是我们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。就像 GTD 方法里强调的总是下一步行动的重要性。只有清晰的知道了下一步的关键是什么,才能够行动起来。

我们都想要去过一个健康的生活,可是如果只这样说目标太大,太模糊,以至于完全不可执行。如果具体到每天跑步半小时等具体而可测量的行动,那就会使得改变更容易发生。所以面对一个大的改变,将目标分解为行动是一个有效的策略。

反过来说,有时候我们会陷入眼前的细节,而忽视了最终的目的地。这时候,指出最终的目标就变得很重要。也许我们许下心愿,每天坚持背五十个单词,可是我们的最终目标呢?是为了通过某个考试,还是为了能够顺利的阅读英文文章?不论哪个,有了最终目标的指引,改变会更加有效率。

激励大象

改变不仅仅需理智的系统二的参与,更需要系统一的支持。两个部分必须合作起来,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。

正如在上一段所说,我们需要着眼于最终的目标。但是仅仅只有理性的部分知道了目标还不够。为了驱动我们向前,我们需要让自己感受到那个情景。让自己去想象通过了关键考试的喜悦感,去体会能无字幕看美剧的欢乐。去体验达到了目标时候那那种美好。这样就有了内心的冲动去完成它,改变也就随之发生了。

改变的另一个敌人是畏惧。虽然我们很想要达到目标,可是总是害怕自己无法做到,于是抗拒进行尝试。这时候我们有两个策略:

第一:减小变化,也就是减小我们的困难。想到去跑一个全程的马拉松是令人畏惧的,那么就先从跑一千米开始吧。从零到一总是比较困难的,当运动的习惯从无到有产生以后,可以逐渐增加数量。

第二:自我成长。人一般会因为两种原因做事情,要么是对自己有好处,要么是基于一种身份认同。对于 fix mindset 来说,挑战困难的事情可能暴露自己的真实水平,是令人害怕的。但是对于 grouth mindset, 相信自己的能力会不断变强,而愿意去尝试看起来困难的事情。

构建路径

改变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,不仅要从自己内部出发,也要关注所在的情景 (context) 。这也正是 Pragmatic Thinking and Learning 一书在开头就反复强调的,人在不同的情境下会做出完全不同的事情。因此,要时刻留心着周围的环境,并根据自己的需求加以改造。如果想要静下心来阅读,就远离一起电子设备,找到图书馆的自修室。提前隔离诱惑,才不用担心如何去抗拒。

此外,要把先要改变的事情变成一种习惯。也就是正确的 Cue - Routine - Reward 循环。养成习惯也许并不容易,但是一旦有了好的习惯,就不用我们再去担心,可以自动的朝着想要的方向发展。

最后,还要利用周围人的力量。人都是会有从众心里的。面对一个新的,不知道怎么做的事情,一个自然的想法就是看看别人怎么做。这种模仿甚至可能是无意识的。所以,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们,一起改变,也是很重要的。

持续的改变

改变并非一瞬间的事情,而是一个持续的过程。

A long journey starts with a single step

当遇到问题时,想想是大象的问题,还是骑象人的问题,亦或是环境的问题。找到问题,找到策略。最终完成想要的改变。

*****
Written by Functor on 13 July 2017
Tags: [ 改变  思考  读书笔记  ]